天天干-夜夜啪_天天操-天天啪-天天射-天天日-天天撸-天天在线视频-免费在线电影超碰在线视频

首页  »  学生校园  »  大學女學生

大學女學生




又是鳳凰花開的季節,當學園中響起驪歌時,表示有一群充滿朝氣的年輕男女,將接受這五光十色的社會大染缸的洗禮。

鄭雯玉,今年從中興大學XX系畢業。因剛畢業,一時還沒有開始找工作,只好賦閒在家,每天過著無聊的日子。

又是新的一天,雯玉心裡盤算著如何渡過這一天,讓日子過得生動快樂。想到此,突然想到了大學的好友美惠。

李美惠是一個很活潑的女孩子,長相雖不是國色天香,但那臉上卻常常帶著一股野氣,因為她在大學時,行為作風比較大膽開放,所以男人喜歡親近她。雯玉想著,也許去找她,說不定日子會變得多彩多姿。

雯玉打定了主意後,開始刻意的化粧了一番,然後提著手提包,出了家門,直往郊區而去。

雯玉來到一座精美的雅築前,伸手按鈴。一會兒,傳來銀鈴似的聲音:「誰呀?」接著大門開啟了。

「啊!雯玉,原來是妳,好久不見了!」

雯玉笑道:「是呀!」

美惠道:「也不通知我一聲,好去接妳!」

雯玉道:「怎敢勞動妳的大駕呢?」

 

美惠道:「這是什麼話?說真的,今天是什麼風把妳吹來的?」

雯玉道:「在家悶得慌,出來找妳聊聊。」

美惠道:「來!我們到客廳坐!」

雯玉進了客廳,不覺眼前一亮,客廳十分豪華,裝飾得像皇宮似的。在客廳的一角上,擺著一張很長的桌子,高度齊胸,上面放著一盤盤的水果、糖果、瓜子、餅乾等點心,旁邊還放了幾箱飲料,看樣子似要宴客了。

美惠笑嘻嘻道:「妳今天來的真巧,本來我下午要打電話給妳,沒想到妳來了,今晚我要開舞會呢!」

雯玉高興道:「啊!太好了!」

於是,二人開始天南地北聊個不停。

在不知不覺中,已經到了黃昏時候。雯玉幫著美惠把客廳加以整理,客廳中露出柔和的燈光來。

由於雯玉不知美惠要開舞會,臨時也沒準備,不知如何是好,現在這身打扮卻不適合舞會穿著,不由得開始焦急起來。

美惠問道:「雯玉,妳怎麼了?」

雯玉道:「妳看我這身打扮,怎麼參加舞會嘛?」

美惠道:「哎呀!雯玉,妳穿什麼都好看的。」

雯玉道:「我想回去換,但怕來不及!」

美惠道:「那就穿我的禮服試試看吧!」說著,拉著雯玉到臥室去。

雯玉挑了一件禮服,因兩人的身材都差不多,所以還很合身,而雯玉麗質天生,更顯得高雅大方、明媚動人。

美惠也挑了一件自己喜歡的禮服換上,打扮起來也顯得俏麗極了。

二人打扮妥當後,她們便出來招呼客人。此時,客人已陸續而來。

不久,美惠宣佈舞會開始。其中幾對男女便迫不及待的相擁起舞,也有人不急於跳舞,到長桌旁取飲料吃喝著。

雯玉因沒男伴,只得坐著咬瓜子。美惠不知溜到哪兒去了,所以只好默默坐著。

一會兒,美惠回來了,身旁站了一個男士。

美惠道:「雯玉,來!我幫妳介紹一下。」

美惠指著男士說道:「這是陳力興。」又指著雯玉說道:「這是我最要好的朋友,叫雯玉。」

兩人經美惠的介紹後,禮貌性的握手問好。

雯玉道:「陳先生,你好!」

力興道:「雯玉小姐,妳好!」

經過美惠的撮合,雯玉認識了力興,也就是今晚的舞伴。力興身材高大,人也長得很俊。

雯玉招呼力興坐下來,力興道:「雯玉小姐,真榮幸在今晚認識妳。」

力興眼睛掃向她的臉上,露出無限愛慕之意。這一看,把雯玉看得心臟噗通噗通地直跳。

此時一曲終了,力興和雯玉雙雙進入舞池。

高大的力興跳起舞來,又輕又穩,使得雯玉心裡暗暗敬佩,對他有了更進一層的好感。

不知誰的主意,把客廳的燈都關了,原本昏暗的舞池,已伸手不見五指,而音樂也換上了輕慢的舞曲,非常的富有浪漫的氣氛。

力興擁著雯玉,漸漸往胸前拉過來。雯玉知道他的用意,也就順勢把身子貼過去。昏暗的舞池中,一團團的黑影緊緊相擁著,雯玉陶醉在力興的懷抱裡了。

力興大膽的在她背後撫摸著,直摸得雯玉的心兒狂跳,只覺得自己的雙乳緊貼著力興的胸部,而小腹以下更是密不通風的緊黏著。

自從雯玉的大學男友離開後,她已好久未接觸異性了,如今遇上這英俊的男士,雯玉早就心醉了。

二人跳了一會兒後,力興帶著她離開舞池,來到後面的花園中。

力興道:「雯玉小姐,我想請妳吃宵夜,好嗎?」

雯玉道:「謝謝你的好意,不過……」

力興道:「請賞光,我是誠心誠意的……」

雯玉熬不住他的懇求,只好答應了。於是,兩人悄悄地離開舞會,叫了計程車直駛市區。

他們吃了宵夜,也喝了不少酒。吃完宵夜,一出店門,力興便攔下一輛計程車,也沒徵求雯玉的意見,就吩咐司機往郊區駛去,來到一家賓館開房間。雯玉並沒有反對,反而假裝喝醉酒,力興溫柔的摟著她入房。

這是一間十分舒適的房間,設備也不錯。

雯玉含羞的坐在床上,力興體貼的為雯玉脫去衣服,並把自己的外套也脫掉了,然後緊緊摟著雯玉。雯玉柔順的躺在他的懷裡,任由身上的內衣也給他脫個精光。

力興低下頭,吸吮著她那高聳的乳頭,雙手不停的撫弄著她的身體,雯玉微微扭動著,酥癢傳遍了全身。

那一叢柔柔的陰毛,附在高隆著的陰戶上。力興看了,真是喜歡萬分,於是伸出了手指,在陰核上一陣捏弄。這一弄,陣陣的酥麻感直透入雯玉的心底去。

雯玉不禁浪哼道:「哎呀……我癢死了……快替我止癢……」

這一陣淫浪的叫聲,逗得力興慾火高燒。力興便將硬挺的雞巴對準著她的小穴,並用力一挺,「滋」一聲,整根六寸有餘的雞巴應聲而入。

力興運用著熟練的技巧,一上一下、忽進忽出的抽動著陽具,直把小穴插得「滋滋」作響。雯玉的淫水也直流,一陣陣的美感從穴心裡發出來。

雯玉哼叫道:「哼……哼……大雞巴哥哥……穴心被你插得……美死了……唔唔……快活死了……」

雯玉陣陣浪叫,加強了力興的舉動。他挺著腰身,重重的一下一下地插著,雞巴一出一入的,偶爾會將陰戶的紅色內壁往外掀翻。雯玉的小穴兒迎著他的抽插,快感節節地高漲。

雯玉聲聲浪叫著:「啊……啊……太美妙了……哎呀……親親……快活死了……你……你……插死我了……哼哼……」

力興聽了她的浪叫,更加的勇猛狂插,恨不得將小穴搗爛。

不一會兒,雯玉突然嬌喘連連,全身一陣顫抖,她的小穴兒一縮一放著,整個人骨軟筋舒,快活如登仙境。力興見狀,急忙加緊趕工,如狂風驟雨般的抽插一陣。

突然間,力興屁股猛力挺了幾下,一股熱精隨之直射入花心。

雯玉被著突來的熱流燙得全身舒坦無比,於是兩腿一夾,陣陣陰精也潰堤而出。

雯玉還在一直哼著:「愛人……我的愛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最後,兩個人赤裸裸的擁抱在一起,一切又歸於平靜了。

※※※※※

這一天,雯玉聽說將有「賀伯」颱風要過境,看看窗外,天已變色了,風更是呼呼的吹著,雨兒如豆粒般開始落下來,這一切景象令人有點心寒。

雯玉只有隻身在家,心想,還是找個人來一起作伴比較好。於是打了電話要美惠來陪她,美惠馬上答應下來。

美惠不一會兒就來到了她家裡。

剛來不久,美惠的男友--國華也來了,原來是美惠怕萬一在颱風夜發生意外狀況,兩個小女子可能無法處理,於是便邀男友來做護花使者。

黃昏來到,雨勢加大了,風更顯得強烈無比。

三人吃過晚飯後,開始聊起天來。雯玉看著國華不時和美惠眉來眼去,心知他們有好戲上演,又不便明目張膽。

這時,美惠提議:「雯玉,今晚我們同睡,免得妳害怕!」

雯玉道:「這怎麼行呢?」

美惠道:「怎麼不行呢?」

雯玉道:「妳和國華要親熱,我在旁邊……」

美惠道:「哎呀!無所謂,讓他侍候我們兩人吧!」

雯玉聽了,不覺中羞紅了臉,拿眼偷偷望著國華。而國華更是得意,可以享受齊人之福。國華一手摟著一個,兩人散發著不同的香味,心中早就迷茫起來。三人相擁著就往臥室裡走去。

美惠對雯玉道:「還等什麼?脫衣服吧!」

三人一下子就脫得一絲不掛,橫躺上床。

國華見雯玉總是羞答答的側著身子,於是用手抓著她的乳房,並俯下身子吻著雯玉,吻得雯玉心臟加速跳動,連個心也險些跳出口來。

國華的手游向她的小腹下面,扣著她的小穴口。

美惠見他摟著雯玉深吻時,也不甘寂寞地往國華的胯下摸去,用手握著他的陽具便套弄起來,直弄得他的陽具一柱擎天、旗幟高舉,而頂住了雯玉的小腹。

雯玉覺得有一根粗大的東西頂在自己的小腹上,便自然反應的摸了它一把,頓時一股熱氣灼手的感覺,於是趕忙將手縮回。

美惠焦急的說道:「國華,光在吻有什麼用嘛?快幹穴呀!」

國華何嘗不想,只是想再多培養一些情調。美惠的催促提醒了他,何況他的陽具早已硬得受不了啦!

國華趕忙跳下床,將雯玉的身子拖至床邊,兩手抓著雯玉的小腿,將雞巴對準她的小穴口,然後用力的往陰戶裡狠幹,誰知弄了半天,依然沒有進去。

國華在插穴時,雯玉就叫道:「啊啊……痛呀……輕一點……你的雞巴太大了……我受不了……」

原來國華的雞巴有七寸多,並且直徑也特別粗,雯玉從來沒有嚐過這種特大的雞巴,因此叫苦連連。

美惠見國華插了老半天,依然是在外面亂撞的,所以自動起身幫忙,先將國華的雞巴用嘴含著,好讓唾液溼潤雞巴,並在雯玉的穴口塗抹一些口水,最後再將雞巴對準雯玉的小穴。

美惠道:「來,用點力!」

國華這時抱著雯玉的屁股,用力一頂。

雯玉猛力大叫:「媽呀!痛死我了……」

國華這時感到龜頭被陰壁夾的緊緊的,而且有點發痛,知道已經插進去了,這個機會豈可放過,便開始用力抽插起來。

雯玉這時痛苦極了!但為了性的需要,又不忍國華將已經插進的東西再抽出來,粗大的陽具塞得滿滿的,也著實有無窮的樂趣。

雯玉叫道:「啊……頂死人了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

國華開始抽插起來了,由慢漸漸的加快,由輕而猛烈的行動。

雯玉忍著痛,領會裡面抽插的滋味,她閉起眼睛哼道:「美……舒服……我快要丟啦……」

雯玉長得美,無形給國華更多的勇氣,所以國華的攻勢也猛烈無比,陽具也比平時粗壯許多,所以雯玉感到滿足極了。

雯玉哼道:「啊……哎呀……美死我了……哼哼……噢……丟出來了啦……美鳳……妳……妳快來呀……」

美惠聽到雯玉在哀聲求救,她連忙擺著同樣的姿勢,兩腿分個大開,使陰戶露出,等待國華的進攻,可是國華依然賴在雯玉的身上,猛烈的抽送著。

美惠在他倆作戰時,看得心中早就發毛,淫水直流而出,整個陰戶四周已成水鄉澤國。她見國華依然幹著雯玉,心裡十分焦急,於是猛拉著國華的手臂,要他趕快更換戰場。

國華見她如此焦急,又如此騷浪,便由雯玉的穴中抽出陽具來,用床單擦了擦後,將龜頭抵住美惠的陰戶,用手指撥開她的陰唇,狠力地往穴裡插去,只見雞巴頓時沒入小穴中。

美惠也被這猛力的一擊,失聲喊叫道:「哎呀!……小力一點……你……要我的命呀……」

國華壓在美惠的身上,吻著她的臉及全身各處,下身則作短距離的抽插。這個動作使美惠難以忍受,覺得似乎不太夠勁,於是美惠浪道:「抽呀……快……快一點……用勁點……」

國華聞聲,便大膽地開始用力抽插起來,甚至抽到陰戶口處,然後再狠狠地插進去,每一次狠抽硬插時,都用盡了全身的力量,只聽得美惠口中不時地發出「唔唔」的聲音。

國華一面動作,一面問美惠:「好不好?過不過癮?」

美惠聽了他的話後,狠狠的在他胸前捏了一把。

美惠道:「你……快點……動呀……用勁呀……」

於是國華鼓起精神,拚命地抽動著,動得整張床「吱吱」作響。

雯玉在一旁休息一陣後,張開媚眼看著床上正在表演的活春宮,不自覺地撫摸起自己的陰戶,回想起剛才那麼粗大的東西插進時的情景,淫水又緩緩流出。看見美惠一股騷浪的樣子,一直要國華用勁的猛幹,而國華也一副捨命陪君子的態勢,一陣陣的狂插猛幹著,幹得美惠舒服透頂極了。

美惠道:「國華……愛人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好美……唔……唔……我要丟了呀……」

國華道:「我,還早呢!」

突然,美惠狂叫道:「啊……啊……完了……我……我……真的要丟了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

美惠的陰門大開,陰精狂瀉而出,於是緊緊的抱住國華不停地顫抖著身子。國華這時並沒有因此而停止抽插,只覺得一股股的精水流到他的龜頭上,他仍然猛力的插著。

插得美惠叫道:「這……插到心坎裏了……好了……我受不了啦……」

國華此時覺得美惠的陰戶中淫水太多了,抽插起來不夠刺激,於是便說道:「美惠,我要抽出來擦擦,這樣幹起來才會痛快些!」

於是,國華起身抽出陽具,拿起床頭邊的衛生紙將陽具上的淫水擦乾之後,想繼續再上時,這一下他猶豫了,不知該找美惠還是該找雯玉,真是難以決定。

此時雯玉正向他看來,滿臉渴望的表情,而美惠也是一臉不滿足的樣子,如此一來,更讓他傷透腦筋。

國華靈機一動,說道:「妳們兩人都需要,我無法決定,但我有一個辦法,誰能讓我先弄屁股後,再玩前面的?」

雯玉聽了心裡不覺發麻,從來沒有被幹過屁股的她,當然是不敢嚐試。倒是美惠生性狂野,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動地側著屁股說道:「來呀!我試試看吧!」

國華由於陽具硬得心裡發急而想出這個幹屁股的餿主意,不料竟然奏效。只有美惠一人敢嚐試,於是國華就躺在美惠的背後,美惠則反手握著他的陽具,讓龜頭抵著肛門口。

美惠咬牙說道:「好啦……你可以開始幹了……」

雖然她口中爽快答應,但心裡何嘗不是怕怕的,想起國華那根超級粗大的肉棒,即將插入從未被人開墾過的屁眼,這豈不是和開苞一樣嗎?

國華聽到美惠的命令,毫不遲疑地將腰用力一挺,好不容易才將龜頭塞入一半。

此時,聽見美惠慘叫了起來:「啊……哎唷喂呀……痛死人啦……簡直要我的命……呀……早知這樣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就不要幹啦……」

美惠一面慘叫著,一面將屁股猛力一扭,而肉棒也隨之滑出屁眼。

正在一旁觀戰的雯玉,看得心驚肉跳,直呼:「還好不是我!」

國華正在享受陽具被屁眼緊緊裹住的感覺之際,被她的屁股一扭,整根雞巴滑了出來,忍不住一股慾火完全集中在龜頭上。

他這次採取主動出擊的戰略,讓美惠以跪姿方式翹高屁股跪著,先在屁眼上吐了幾下口水,增加潤滑作用,然後一隻手環抱著她著腰,另一隻手則扶著陽具抵著屁眼。

這次他不急於進攻,而緩緩地將龜頭往屁眼內挺進,只見龜頭逐步地沒入屁眼中,而美惠也沒有再呼天喊地了。直到整個龜頭完全進入屁眼後,國華才開始大膽地用力抽插起來。

當整根肉棒進入屁眼時,美惠感覺屁股漲得有點發麻,而原來的那股劇痛,現在也變成酸麻酸麻的,真是別有一番滋味,怪不得有那麼多男女偏愛此道。

國華見美惠不再喊痛了,還一臉相當滿足的表情,於是他開始挺動著他的腰桿,拚命地一插一抽作起活塞運動。每當雞巴往外抽出時,屁眼便隨之鼓起,而雞巴往內插入時,屁眼又隨之凹陷下去,真像古時打鐵匠用來送風的風鼓,國華看到此情景覺得十分好笑。

經過國華的一陣猛抽狠幹,美惠的屁眼也鬆弛了,不再像剛開始那樣緊張。隨著心情的放鬆,屁股中傳出一陣陣衝撞時所帶來的酥麻感,而陰戶也在不知不覺中流出了淫水。

國華拚命地狠幹著,肚皮與屁股相撞時,發出「啪啪」的聲音,而美惠也不時發出浪叫聲:「嗯……嗯……好爽呀……沒想到幹屁眼……有……有……這樣爽快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又……又……又要升天了……」

國華受到美惠的浪叫刺激,猛吸一口氣,提起十足的精神,再次勇往直前奮力衝刺。

經過百餘下的抽插後,國華突然加快抽送的速度,並且每下都抽插到底。美惠是個久經戰事的人,知道國華已經快要洩精了,於是美惠要求道:「愛人……丟在前面好不好……後面不行……」

國華根本不理會她的話,現在正當緊要關頭,豈能輕言退出,因此他仍然死命地抽插著。

不一會兒,美惠口中叫了出聲:「啊!……」

原來,國華在她屁眼用力挺送幾下後,精門為之大開,一股奔放的熱流在她的屁股中噴射而出,燙得美惠失聲大叫。

國華射精後並沒有立刻把陽具拔出屁眼,他依舊插在裡面,閉目的趴在美惠的背上,享受丟精後的溫柔。

可是,美惠這下可急了,因為前面的小穴還沒得到充份的滿足,國華已棄解而逃,如今該怎麼辦呢?

美惠撒嬌地說道:「國華……我的小穴……裡面癢得很……你……快替我止止癢……」

可是,國華雙手一攤、聳聳肩,用手指著下面的陽具,一副無可奈何的可憐樣子。

美惠往下一看,只見原來昂頭挺胸的肉棒,現在像打敗戰的公雞,垂頭喪氣軟綿綿的。美惠也顧不得這根肉棒剛插過屁股,張開櫻桃小口含住雞巴,開始吸吮起來,還不時舔著馬眼,希望它快點恢復生機。

國華畢竟是個年輕小夥子,經過美惠的一陣吸吮後,軟綿綿的雞巴好像剛睡醒般,伸伸懶腰又活潑亂跳了。美惠見狀,馬上擺出「大」字形的姿勢,兩腿張得大開,等著國華的插入。

國華並沒有馬上將肉棒插入,只是用龜頭在美惠的陰戶口揉搓著,有時碰觸一下陰蒂,有時在陰唇上磨著,這樣的動作反而逗得美惠淫水直流。

美惠經不起國華再三的挑逗,嬌聲道:「愛人……快……快點插入……裡面癢得很……快……」

國華見她急成這種模樣,只好將陽具重新抵住小穴口,但還來不及將肉棒插入,就見美惠自己挺起腰肢,將整根肉棒吞入小穴中,並搖擺起屁股來了。

國華被她的悶騷的樣子逗得慾火再度上升,於是便加緊抽送的速度,而插入的力道也加重許多,每次都命中花心。每次撞及到花心時,美惠就發出滿足的聲音:「唔……唔……」

國華越戰越勇,美惠則出精連連。

此時,美惠已是全身軟綿綿的,但國華依然沒有罷戰之意。美惠連忙向一旁觀戰的雯玉說道:「雯玉,妳來吧……我受不了啦!……嗯……快上呀……」

雯玉聞言,馬上披褂上馬準備應戰,何況她已等待許久了。

雯玉道:「來吧!國華!」

國華壓到她的身上去,用嘴吻著她,而雯玉則握著他的陽具,輕輕摸弄著,然後對準自己的陰戶。

雯玉現在可不懼怕他那粗大的陽具,只要能使自己舒適消魂即可,所以現在她所尋求的是刺激。

一咬牙,雯玉忍著道:「快,快進去……」

雯玉的雙腿高抬而舉在空中,陰戶則大大的張開來,如此可以使國華的陽具毫無保留的一插到底。雯玉的手又移近雞巴,抓住陽具的一部份,放在小穴口上輕輕磨著,國華被這麼一抓一磨,慾火頓時高漲不已。

國華道:「嗯……雯玉,這樣很不錯的,不要放手呀……」

雯玉自己也有說不出的快感,而且小穴內有如萬蟻爬行的酥麻感。

雯玉哼道:「國華……我……我癢死了……快……你快點插入吧……哼……哼……」

國華聞聲,猛然用力一插,直插到底,雯玉忽然感到一陣強烈的震動,那真是不可言傳的快感,只覺得全身酥酥的。

隨著國華的插送,雯玉口中不時發出哼叫聲:「啊……啊……國華……大雞巴哥哥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快動吧……快快……唔唔……」

國華猛烈的抽插起來,猛一抽出,特大號的雞巴把陰唇也帶翻了似的,又狠狠的一插,插到了絕境去。

只聽雯玉叫道:「啊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

現在已經分不出雯玉這種聲調,是因為痛苦而發,還是由於快感的享受,總之,她的雙手將國華摟得更緊了。

國華的下體不住地在抽插著,抽插了一陣之後,雯玉吻著他,吻著他的臉、嘴、頸子,又吻到胸上來了,而且摟得更緊。這使國華更為用勁了,而雯玉也更加痛快了!

雯玉浪叫道:「哎……哎呀……好快感……親愛的……國華……唔……你要丟了嗎?……我……我要……」

國華知道她已到了極點,只好加速抽插著。

雯玉顫抖著說道:「啊……我……快完了呀……」

國華這時用雞巴狠抵著花心窮磨不放,好讓她享受無限的快感。

美惠在一旁早已恢復元氣了,看他們插得死去活來,不覺中小穴又開始發癢了。但雯玉這時正在緊要關頭,哪裡肯放人,所以抱得國華緊緊的,並將國華壓在下面,自己騎馬上陣。她在上面,將兩腿分得開開的,上下迎合著。

美惠吃不到,只得乾瞪眼,她叫道:「自己舒服了,就不理會別人!」

雯玉假裝沒有聽見,只顧自己的動作,國華在下面以腰部向上挺著。

美惠越來越難受了,只有用自己的手指挖弄著陰戶。

國華見她這副難受的樣子,就伸過去一隻手,玩弄著美惠的陰戶,用三個指頭插了進去,弄得美惠浪水直流。

雯玉坐在雞巴上,盡情的套動著,她自己哼著:「啊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好快感呀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國華……我的愛人……哼……哼……」

而美惠被國華扣弄著陰戶,更是難過,她在床上不停的扭動,口中還叫個不停:「癢……癢死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國華突然一把將美惠拉過來,讓美惠坐在他的頭上,以陰戶對著他的嘴。

美惠見狀,急忙催促道:「快點……用舌頭……用舌頭舔……快舔呀……」

雯玉則在後面也叫道:「哎呀……快頂呀……我又出水了……」

國華這時腰部狠狠的用力將雞巴向上頂,而舌頭也拚命舔著美惠的陰戶。她們兩人同樣的姿式,將腿分得開開的,分別騎在國華的上面,就如同雙嬌同坐一馬似的,多麼令人羨慕。

國華今晚享盡了人間豔福呀!

這時,美惠心中有說不出的難過,尤其是被國華的舌尖舔著,根本不能太深入,只覺得穴中的酥癢有增無減。

於是,美惠對雯玉道:「雯玉……妳行行好……讓我一下吧!」

雯玉此時已丟了幾次精,想換個姿勢也不錯,便說道:「好吧!我們換個位置吧!」說著,兩個人就調換了位置。

如今變成美惠坐在陽具上,用力地大起大落著,雯玉則享受著被用舌尖舔穴的妙趣。

美惠的屁股擺得更猛烈,國華只覺得龜頭越來越漲大,陽具硬得不得了。

國華對雯玉道:「妳先躺一下,我先狠狠地幹美惠幾下,我受不了啦!」

國華翻過身來,壓到美惠身上,猛抽猛送的,美惠被插得軟綿綿的,連動的力量也沒了。

雯玉在身邊更是蓄勢以待了,國華道:「美惠不行了,雯玉,來呀!」

雯玉就接替了下來。

雯玉道:「國華……慢點插,先把水擦擦吧!」

 

雯玉一手握著堅硬的陽具,小心擦著,然後自動地送到小穴口,國華利用她塞入的瞬間,突然猛力一插而入。

雯玉道:「哎呀……你怎麼那樣狠嘛?」

國華故意逗她:「不狠……怎麼會舒服?」

雯玉向他露出媚態,近乎淫蕩的需要,國華看在眼裏,心中為之一蕩,更加緊猛烈的攻擊。

雯玉道:「哎呀……哥哥……哎呀……太妙了……啊……你插死我了呀……哎呀……丟了……唔唔……」

國華喘道:「雯玉……我們……一塊丟吧……」

他們翻天覆地了一陣,配合得完美無缺,彼此的熱流匯和著,人也緊緊摟著不放。

雯玉吻了他一下,說道:「你真好,令我舒服極了!」

他們互相領受著最高的意境,享受著飄飄然的感覺。而此時,美惠已疲乏的進入夢鄉了。

他們三人一陣循環式的肉搏戰,大家都心滿意足,而且也精疲力盡。

窗外的風,還是呼呼吹著,而裡面的暴風雨已停了。

經過一晚風雨交加後,次日,美惠道:「雯玉,昨夜妳可真浪呀!自己緊緊抱著國華,一點也不讓人,還真看不出妳那麼文靜的女孩,真是人不可貌相!」

雯玉道:「誰叫妳要我同床的?」

美惠道:「這可便宜了國華,讓他一個人佔盡了便宜、享盡了福,妳看他那得意忘形的樣子。」

國華急忙說道:「我是奉命行事呀!」

美惠道:「貧嘴!還不趕快謝謝我?」

國華道:「是應該謝謝妳,來!讓我親親!」

美惠道:「才不要呢!誰稀罕!」

國華道:「來嘛!我知道妳稀罕的。」

三人就這麼笑鬧著,時間也溜過去了。

後來,國華有事必須先走,美惠也想回去看看,於是兩人就向雯玉告辭。

※※※※※

這一天,雯玉閒來無事便在家中整理房間,東忙忙西忙忙,轉瞬間一個上午很快就過去了,而房間也整理告一段落。

下午睡了個覺,晚上閒著無聊,就想起看電影的念頭,便毫不猶豫的換好衣服,搭計程車來到戲院門口。

由於上演的片子是愛情片,所以年青男女一對對的去排隊買票。雯玉也湊上去排隊,排在她前面的是一位男士,看樣子也是落單的。

人越來越多了,秩序也亂起來。忽然,雯玉的皮包被撞到地上了,剛好落在那位男士腳旁。

那位男士彎身拾起皮包,轉過頭來道:「小姐,妳的……」

這位男士看到雯玉美麗的面容及身材,似乎被迷上了。

雯玉連忙道:「謝謝你!」

雯玉發覺對方注視著自己,臉頓時紅了起來。

那位男士也急忙說道:「哪裡……哪裡……」

雯玉伸手接過皮包,前面的那位男士不時的偷偷望著她。

買完了票,開始進場,雯玉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,一看,好巧那位男士就坐在她的右側。雯玉微微一笑,就坐了下來。

男士問道:「小姐,自己一個人來看電影嗎?」

雯玉道:「嗯!剛才真謝謝你!」

男士道:「哪裡,不用客氣。」

接著問道:「小姐貴姓?敝姓張,名超仁。」

雯玉道:「我叫鄭雯玉。」

電影很快就開始了,片中是愛情故事,非常的纏綿動人,時時有火熱的鏡頭出現著,雯玉看得心兒砰砰的跳。

當電影上演到一半時,張超仁在不知不覺中,伸手將雯玉的手抓著。雯玉被這突來的舉動嚇了一跳,想將手抽移開,可是超仁絲毫不放鬆,還是緊握不放,雯玉只好任其握著,不再掙扎了。

超仁見雯玉沒有反抗之意,就變本加利,將手滑過她的背後,把雯玉緊緊的摟著。此時,兩人形同一對情侶。每當電影演到親熱鏡頭時,超仁起初只用指尖輕輕碰觸著雯玉的乳房,到最後甚至用手捏弄著乳頭,這可逗得雯玉陰戶一陣騷癢,淫水也慢慢地流出來。

電影終於散場了,他們一同步出電影院,兩人挽著手散步到一條較陰暗的巷子時,超仁將雯玉摟近身來,輕輕在雯玉的臉頰吻了一下。

超仁深情的說道:「雯玉,讓我倆在一起吧!」

雯玉低聲的道:「嗯……」

超仁道:「讓我們的心靈更接近,好嗎?」

雯玉道:「嗯……」

超仁道:「我們找個地方歇息下來吧?」

說著,又摟著雯玉走出陰暗的巷子,來到一家飯店,要了一間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