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干-夜夜啪_天天操-天天啪-天天射-天天日-天天撸-天天在线视频-免费在线电影超碰在线视频

首页  »  职业制服  »  風流醫生

風流醫生




我是一個醫生,入息還算不錯,職業也高尚,而且還有一個年青貌美的老婆。但是我並不開心。雖然每個禮拜我都同老婆行房一至兩次,但總覺得沈悶,每次都是同一個體位、同一張床、同一種方式、同一個女人。

我曾經想去召妓,但始終想不出一個充份的理由。因為回到家裡,祇要我提出,我老婆就會乖乖地爬上床,自動地脫光衣服讓我享受。

半年前,有一個好有錢的男病人,患的是輕度精神分裂症,性格很奇怪。病人向我講述許多他所經歷的趣味事,簡直令我無法相信,原來一個人有錢,就可以做一些不近乎人性的事來。

我好奇地問﹕「那樣的事,你覺得快樂嗎﹖」

病人有點猶豫,他想了想,最後答道﹕「快樂﹗當時就好快樂,但當我事後變回另一個人時,就痛恨自己這麼荒唐。」

「你的潛在意識監察住你、批判你。」我說道。

「醫生,你最好參加一次我們的活動,你就會知道我是真快樂或者假快樂。」

「這個……,我要考慮一下。」

「有一個規矩,參加聚會一定要帶老婆一起來,還有,在聚會期間,是不可以中途退出。」他說道。

「你這樣說,如果有人要殺我,我都要接受了﹖」我笑道。

「沒有人會殺你的,你根本不明白聚會的性質,所以我認為你應該試一次。」

「好﹗但要先得到我太太同意。」我滿腦子疑團,我是好想去見識一下了。

這夜,我要求太太婉兒同我一齊沖涼,婉兒好乖地校好熱水,然後替我寬衣解帶。

「婉兒,妳的恥毛怎會這麼長呢﹖」我頑皮地問。

「你真是的,它要長要短,我又控制不到﹗」婉兒道。

「我可以控制嘛﹗」我拿來一把剪刀,就要開始幫她剪毛。

「你當我是小狗呀﹖」

「不錯﹗是小狗,一隻好想做愛的小狗呀﹗」

「那你又是什麼呀﹖是狗公﹗」

我一邊替她剪毛,一邊和她打情罵俏。最後,我將婉兒的恥毛剪到好整齊,成為一個心型。婉兒一見,馬上捶打我,並且開著水喉,用水射向我下體。

「你好無聊啊﹗叫我怎樣去見人﹖」婉兒道。

「妳想給那一個看呀﹖」

「給全世界看、全人類看、全宇宙看,行不行呀﹖」

「好,不過我先要看清楚一點。」

我搶過水喉,射向她下陰,她用雙手掩住,我就扯開她雙手,將水一直射入她下陰之內。這時我的情慾亦開始亢奮,下體越漲越大,血液流得好快,迅速脹滿下身的海綿體。我是醫生,當然好清楚自己生理的變化,我知道已經到了性慾高漲的狀態,我將舌頭伸出來,預備去舔婉兒柔軟順滑的陰毛,可是她一手將我推開,對我話﹕「這麼無恥的事你都好做,你不要忘記得,你是個專業人士呀﹗」

我給她推開之後,就立即再次進攻。我抱住老婆一隻腳狂吻。可是婉兒並有讓步,不停地踢我,